公益

数码

原标题:ST花王实控人被限制高消费 曾因内幕交易被罚数千万元

每经记者 岳琦 实习记者 李明会    每经编辑 张海妮    

ST花王(603007,SH;前收盘价3.14元)10月15日下午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代)肖姣君、公司实际控制人肖国强,以及公司控股股东花王国际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王集团)被申请强制执行,被限制高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ST花王2021年半年报显示,控股股东花王集团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9.81%,已全部处于被质押且轮候冻结状态。上市公司业绩则连续3年下滑。不久前,肖国强就曾因内幕交易被证监会合计罚没3516.09万元。

实控人肖国强官司缠身

自2020年5月9日到2021年6月22日,花王股份对外发布的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的公告共有11条,冻结申请人既有银行,也有个人和一般企业。

花王集团和实控人肖国强也曾因民间借贷纠纷被起诉,名下部分资产被冻结。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记录,2021年6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花王集团返还原告北京朋威安宇商贸有限公司借款本金3500万元、利息884722.22元,并给付原告北京朋威安宇商贸有限公司逾期还款违约金,被告肖国强、邹玉凤、肖姣君对被告花王集团的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21年6月4日,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花王集团给付原告镇江市丹阳正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借款本金8000万元及利息19153333.33元。2020年5月10日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应丹阳市通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请求对花王集团、江苏钟发经济开发有限公司、肖国强、邹玉凤实施财产保全。

今年5月6日,花王股份被实施其他特别警示“ST”,原因为实控人及控股股东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

ST花王2021年半年报显示,控股股东花王集团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9.81%,已全部处于被质押且轮候冻结状态。截至报告披露日,花王集团共有15.97亿元债务存在逾期情况,其中4.56亿元为股票质押借款,11.41亿元为涉及诉讼债务。

大股东陷入资金困局,公司业绩也不好看。自2018年以来,ST花王业绩连续大幅下滑。今年上半年,公司亏损5327.89万元。去年11月,花王集团曾打算通过股权转让和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上市公司控制权拱手让给湖州国资,但这一交易因未获主管部门批文,于今年3月底作罢。

上市不久玩起内幕交易

2016年8月26日,花王股份登陆A股,成为全国第二家、也是江苏首家沪市主板上市的园林公司,公司总市值一度接近100亿元,肖国强也跻身镇江富豪之列。

但上市仅四个月时间,花王股份实控人肖国强就玩起了内幕交易,今年2月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时隔大半年,调查结果出炉,证监会查明,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2月花王股份筹划高送转期间,肖国强操纵三个借用的账户买入自家公司股票,上述账户合计获利879.02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肖国强是借钱内幕交易花王股份股票。证监会查明,肖国强通过“吕雪峰”“马凤梧”证券账户交易花王股份股票的总计3000万元资金均来源于其向镇江市京口区新民洲港口产业园区文广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借款。两个证券账户卖出“花王股份”后所得资金,有1483.24万元转至上述文广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银行账户,576万元转至镇江文化广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金融中心副总经理蒋立平的银行账户,用于偿还借款本息。

证监会指出,肖国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证券法相关规定,证监会拟决定责令肖国强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879.02万元,并处以2637.07万元罚款,共计罚没3516.09万元。

此前,肖国强还将高送转的内幕消息透露给了他的老朋友、同为丹阳老乡的鱼跃医疗实际控制人吴光明。

根据2018年7月证监会披露的对于鱼跃医疗董事长吴光明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肖国强曾多次向吴光明汇报和咨询募集资金、债券发行、定期报告等上市公司相关业务情况。在花王股份筹划高送转期间,吴光明手机号码与肖国强手机号码存在11次通讯联络。2016年12月6日晚,肖国强还应吴光明之邀见面聊天,吴光明通过其控制的3个证券账户,在敏感期内买卖花王股份股票获利约919万元,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2757万元的罚款。